廣州公交安全指數幾何?記者兵分多路巡街測試調查
  廣州301公交爆燃案發生後,近一周來,公交、地鐵等處安保工作再度成為街坊們關註的焦點。這兩天,羊城晚報記者走上街頭,以現場測試、問卷調查等多種形式,管窺城中公共交通的安全指數。結果發現,絕大多數乘客淡定依舊,公交的安保工作的確較前有明顯加強,不過在一些具體操作方面似乎仍有“可乘之機”,市民出行安全感有待提升。
  
  它的自述
  301公交上“可疑”黑袋之所見所聞
  我是一個被塞得鼓鼓的黑色塑料袋。昨日上午9時57分,我從流花車站上了一輛開往番禺市橋汽車站的301公交車。剛上車,司機就緊緊盯著我不放,隨後把目光轉移到主人的臉上。不過,他最終又把目光挪開了。我被順利放在公交車後門的垃圾桶旁。
  雖然我長得很黑也很大,但已上車的三個乘客並沒有註意我,都在埋頭玩手機。9時58分,公交剛準備開出,又上來了一位中年阿姨,還帶著一個男童。在我左後方坐下後,阿姨發現了我,她指著我,和男童對話:“乖孫你看,這是什麼呀?為什麼放在這裡?”小孫子盯著我看了一會兒,默默搖了搖頭。正在此時,公交車進站,後門也隨即打開,阿姨似乎有點猶豫,就領著孫子匆匆下車。阿姨走後,我一直在思考:阿姨您確實是在這站下的嗎?這才上車多久啊?
  在電視塔站上來了三人,有兩人均攜帶了大的行李箱,但是司機並沒有要求他們打開檢查。他們拖著行李箱從我身邊走過,連正眼都沒瞧我一下,傷心。在不同的站點陸續有人上車有人下車,車廂還是比較空,一直保持在十多個乘客左右,只有我一個人孤零零地躺在垃圾桶旁。我如此突兀地躺在那裡,除了剛剛那位阿姨,再也沒有引起別人的註意了。
  就連戴著“安全監督員”紅袖章的叔叔都沒有打開我看的欲望。他在園藝場上車,只在上車那會盯著我看了幾眼,然後坐在公交車的最末端側著頭欣賞窗外的風景了。叔叔只有在上下客的時候緊張地觀察車廂的情況,眼珠在每一位乘客的臉上轉來轉去,當車正常行駛時他又回覆到看窗外風景的狀態。坐了3站後,叔叔在洛溪橋腳站下車了。
  抬頭一看,車頂中間位置排列著4個攝像頭,駕駛室的左前方還有1個,司機說301這趟車上總共有6個攝像頭。每個車窗旁都掛著安全錘,共有8個。窗戶上有紅字標明使用方法以及“只在緊急情況下使用”的字樣。主人拿了一個安全錘轉動了一下,有動的感覺,取下來應該很容易。
  “我們的工作主要是檢查那些帶液體的乘客,一般帶行李箱的抽查得不多。”在客村立交站,我聽見主人和一個同樣帶著“安全監督員”紅袖章的大叔攀談起來。不過大叔並沒有註意到腳下的我,一直在緊張地環顧四周,原來大叔也是公交公司的員工,不過今天是他第一天上班執勤,因為現在是“特殊時期”。大叔說,之前已經經過了培訓,現在他每天要工作五六個小時,不過不是一直在同一趟車上,而是在某一個站點上車,跟著車走幾個站後就下車,接著上另一趟車,主要是觀察車上“有無異常情況”。沒過多久,主人就把我帶下來車,我的“半日游”結束了,但受到的關註度,似乎沒有想象的多……
  文/圖 羊城晚報記者 褚韻
  實習生 盧美好 編輯:鄔嘉宏
   1
  
  街頭模擬劇
  可疑雙肩包險些遇檢
  多個站點加密巡檢頻率,“盡可能不讓違禁品上車”
  PART 1 BRT站
  模擬情景:記者背著雙肩帶旅行包乘車,內有打火機、小刀、玻璃瓶
  期待反應:引起司機或乘客的註意,被要求檢查
  在BRT體育中心站入口,有工作人員使用金屬探測儀對行李進行抽檢。不過記者的包裹沒有被“抽中”。候車期間也沒有引起註意。記者註意到,各個BRT站台內都會不斷播放“不能攜帶違禁物品……”的提示廣播,並設有危險貨物識別參照表,但乘客對其留意度很低。另外靠近市中心或人流較多的站台,如體育中心、崗頂等站台配有防暴警察巡邏站崗,而一些人流較少的站台則由站台內的工作人員負責安檢巡邏的工作。
  坐上B1後,記者將裝有危險品的旅行包放置在車門旁的座位邊,約三分之一經過的乘客會看一眼雙肩包,但並沒有採取其他行動。更多的乘客上車後聽歌、發獃、玩手機,並未註意包裹的存在,一路順利到達B1總站夏園站,記者的旅行包都沒有被檢查。
  昨日下午1時30分,記者從夏園站再次乘坐B1時,剛入站就有工作人員檢查行李。不過,或許是因為記者走得較快,安檢正好是從記者身後的一個乘客開始,並“逢包必檢”,此時站內等待B1的乘客已約有30人,直到上車,卻沒有人對這些已經入站的乘客進行檢查。在回程中,記者的雙肩包同樣沒有引起關註。
  BRT體育中心站的工作人員介紹,由於體育中心人流較多,巡查人員是年初就開始配備的。自301公交爆炸事件後,公交站場更是要求提高警惕,加強防範,增加巡查的頻次,對突發情況有相關應急方案。而在夏園站,有治安巡邏員坦言,“大部分乘客都會配合安檢,但有時人流過多無法做到檢查落實到每一個人,他們只能做到‘盡可能’不讓違禁品上車”,檢查重點主要在上下班高峰期,除了站內工作人員在站口使用金屬測試儀檢查乘客的背包,還會加派隊員進站內進行巡檢,這些人員都接受過培訓,內容包括分辨鑒別可疑分子和物品,遇到突發情況的演練等。
  文/圖 羊城晚報記者 褚韻
  實習生 鐘詠儀 編輯:鄔嘉宏
  ?
  
  安全員眼皮下包裹安全通過
  但包裹引發乘客慌張,有人說:如果無人認領,我會立馬下車
  PART 2 廣州火車站公交場
  模擬情景:記者攜帶綠色行李袋入站,內有小刀、打火機等
  期待反應:引起司機或乘客的註意,被要求檢查
  昨日中午11時許,記者攜帶綠色行李袋進入廣州火車站公交場。現場統計,同一時段至少有11名“安全員”在各個站台巡查,平均每個站台有1至2人,其中一人手持“金屬探測儀”。不過他們並沒有要求檢查記者的行李袋。記者觀察了十分鐘,雖然來來往往的客流不少,不過安全員以肉眼識別和來回行走巡查為主,使用金屬探測儀要求乘客接受檢查的僅在極少數。有熟悉該站點的乘客表示,這一周來站內“安全員”的數量明顯增加,也看到了新增的防爆器具等。
  隨後,記者順利搭乘550路公交上車,並把行李袋放在車廂中部靠近前門座椅的空地,自己站在一旁。從車站到羊城晚報社站,先後有兩名乘客坐在行李上方的座椅上。第一位從總站上車的年輕女性乘客發現行李後動作略有遲疑,並把雙腳儘量遠離袋子。當她準備下車時,另一名年輕男性乘客發現袋子後詢問是否屬於這名女乘客,得到否定答案後,男子明顯有些緊張,直到記者上前表示這是自己的行李,他才欣然坐下。“如果發現沒人認領,我可能就會趕緊告訴司機,並且下車了。想想也挺恐怖的!”他說道。最終,直到記者下車,這一行李也沒有遇到檢查。
  下午5時許,記者攜帶行李包乘車來到沙河大街,此前曾有消息稱,有便衣警察在沙河頂及天平架公交站突擊檢查車內乘客物品,不過記者還是一路順利到站。在沙河大街的公交站,雖然有攜帶袖章的“安全員”,但他們手中並未持有金屬檢測儀。乘客亦表示,未遭遇“突擊檢查”。“有當然好過沒有,特別像這樣人員密集的站點”。
  文/圖 羊城晚報記者 褚韻
  實習生 曾倩琪 編輯:鄔嘉宏
  街頭隨機聊
  多數公交乘客說 過分緊張沒必要
  市民建議學校加強公交應急培訓,“紙上談兵沒用”
  羊城晚報訊記者褚韻報道:301公交爆燃案事發後兩日,曾有一份針對30000人的網絡調查顯示,超過八成受訪者表示安全感下降,在以乘坐公交車為主要出行方式的受訪者中,有近三成人表示會改變出行方式。不過,在一周後記者進行現場回訪發現,包括“301路”線路所在的過半數受訪者表示“未感到明顯不安”。在隨機抽訪的32位乘客中,僅有2人表示“減少了乘坐公交車”,不少受訪者表示“沒必要過分緊張”。
  “一方面是日常必須坐公交,擔心也沒用,另一方面我覺得事件發生後站點加強了檢查,安全性有所提升了。”受訪者中,男性(13人)的安全感普遍高於女性和兒童(19人),但上班族的安全感略低於老少群體。“我住東圃那邊,外來人口挺多的,有點害怕,先生送了我幾天,後來覺得塞車太厲害,還是算了。”搭乘BRT某路線到達太古匯上班的白領劉小姐說,而與她類似的想法幾乎出現在每一位受訪的女性白領身上。而每天都乘坐公交到滘口一帶買菜的李阿姨依然延續了她的“日常”,“我覺得沒關係啊,不過我會註意身邊人有沒有帶什麼大包或者違禁品,如果有就一定會跟司機說”。
  雖然微博、微信上瘋傳著各種版本的“公交逃生攻略”,然而真正瞭解打破車窗逃生或者利用“應急安全閥”的乘客卻仍然有限。受訪的乘客中有4人表示從沒註意車上有應急錘,9人不知道應用應急錘敲擊車窗的四角來破窗,甚至有過半數的乘客說不出滅火器“一拔二壓三噴”的使用口訣,也不知道公交車門上有應急安全閥。“這些我好像都在微信轉發里看到過,但是真問到又說不上來。”有乘客表示,除了向公眾增加公交安全及逃生常識的普及,最好是從中小學教育開始應急培訓和消防演習。“這些自救知識如果不實踐,紙上談兵是沒用的”。
  從業者說
  新穗巴士公司紀委書記葉雪文:
  司機一身多職太疲勞 公交安保盼專業隊伍
  301路公交車爆燃事件後,公交車的安保究竟如何才能做到位?公交運營行業的從業者對此明顯更有發言權。對於公交車的安保問題,廣州市人大代表、新穗巴士公司紀委書記葉雪文稱,301事件發生後,全廣州公交企業已嚴陣以待應對後續情況。如新穗巴士,便組織全體員工進行突發事件應對培訓,既有實操演練,也有理論培訓。“值得一提的是,事件發生後,廣州很多媒體都進行了公交車安全逃生知識公益宣傳,做得很形象、很專業,便於群眾理解。”葉雪文稱,新穗自身也將各大媒體的報道收集,成為員工培訓內容。除了上述措施,公交業內對車輛的常規夜間檢查,如檢查消防器材是否有效、保證安全錘完好齊全、檢查車內是否有遺物、重點車站派安全員巡查等,都在進行。
  廣州公交全部實施無人售票運營,司機除了開車,還要承擔開車外的其他責任。在301事件發生後,輿論認為應加強司機對車輛安全的職責。在談到加強司機的安全職責時,葉雪文認為,廣州公交車司機承擔的責任有點多,“司機實行集營運、安全和服務等於一身的‘一車保衛制’,一般來說,每個司機每班次行駛100多公里,停靠站點100多次,運載乘客500多人,不僅要應對複雜的道路狀況,還要服務乘客問路、維持車廂秩序、預防小偷扒手等工作,司機勞動強度很大很疲勞。”
  廣州公交車,現在缺乏足夠的安全保障?葉雪文認為,安全保障其實悄悄地在乘客身邊出現。“廣州公安系統有個公交分局,該局有個專門的反扒隊伍,受過專業訓練,每天派出專業人員布控在公交車內,這些無名英雄不動聲色地保衛乘客的財產安全,工作做得很出色。”葉雪文建議,廣州公交的進一步安全保障,可否參考現有公交分局反扒隊伍的模式,成立更專業的公交安全管理隊伍?
  羊城晚報記者 梁懌韜
  ?編輯:鄔嘉宏
  (原標題:記者測試廣州公交安全指數:公交上"可疑"黑袋無人理)
創作者介紹

br06brt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